临沂交警又有大动作!10项便民措
亲情故事

生命因此高贵

  《生命,何以高贵》是梁晓声随笔集。全书分为五个部分,写了亲情、对动物的关爱、对宗教和哲学思想的解读、对美的思考、新的国民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是梁晓声的人生和社会断想录,饱含了一个作家的思考和一个赤子的忧国忧民之情。

  每一篇都是作者人生中的一段故事和插曲,每个故事都是普通人的普通之事,但每一个故事都引人深思。首篇《兄长》将那个年代里既要一心一意“搞革命”又要照顾孩子的父辈们和为了一个家庭的更多孩子的幸福而一定要有所牺牲的兄长的特殊状况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面对患有精神病的兄长,梁晓声无疑感到愧疚而心痛,但让他更心痛的是,“中国境内,不是所有精神病患者的家里,都有一个有稿费收入的小说家。人间的有些责任,哪怕是最理所当然之亲情责任,亦绝非每一个家庭只靠伦理情怀便承担得起的”。在与儿子的相处中,梁晓声所思考的是“少爷小姐型的一代,是对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大的报应。而对于一个穷国、一个正在觉醒的民族,则简直无异于是报复”。书中也有很多类似寓言的小故事,其中以人的眼光看待动物的那一系列文字颇为有趣。在《狮、人及其他》中,作者讲述了狮子为了获得并确保自己的血统纯正和统治地位,每每会将豹类和同类的幼子咬死的残忍习惯,作者毫不掩饰对于狮子的这种“王权”品性的极端厌恶和鄙视。

  梁晓声被称为“平民作家”。他直面现实的作品,证明他始终恪守关注现实的文学主张。在他的小说里,从知识分子到大学生、到工人农民、到武警和罪犯,各种人物形象应有尽有,生动鲜活。而他的散文,观点鲜明,文字犀利,绝不拖沓,绝不妥协。他观点的清晰性和论证方式的独特性,都是值得普通读者学习和思考的。

  读罢梁晓声的文集《生命,何以高贵》,我发现,这不仅仅是一本思想随笔,更是一本有情怀的语文书。

  梁晓声先生是感性的,他感受着人世间真挚细腻的情感,触摸到人与动物顽强而又脆弱的生命脉搏,看到生活与历史中的美与丑;梁晓声先生又是理性的,他着眼于国计民生,深入到社会历史,解读思想与文化现象。在这感性与理性之间,我们看到何为的人文情怀,何为新国民。

  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为着眼点,梁晓声向我们讲述了几个故事,每个故事都是普通人的普通之事,但每一个故事都引人深思。梁晓声看到,每一个人命运遭际,其实都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绑在一起。梁晓声笔下的这些小人物,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则向我们展现了梁晓声对待生命的态度。人与动物的相处模式折射出人类社会的面貌。老剧务与公鸡、老伦吉与熊让我们看到,无论是人还是动物的生命,都是顽强而又脆弱的,都是值得敬畏的。或许,生命凸显高贵的前提之一,是我们先学会尊重爱护生命。

  在对宗教哲学思想和复杂文化现象的解读中,梁晓声告诉我们,作为个体生命,我们应以怎样的精神思想独立于世。解读禅学,梁晓声发现中国的奇怪现象——禅似乎更热衷于青年及中年知识分子之间。梁晓声指出:“一个有太多的老年人热衷于务实的社会,肯定是出了某一方面毛病的社会。”生命只有一次,应该在其旺盛的时候尽其所能地发光发热才更符合生命的自然。与墙对话,梁晓声在墙的沉默中读出墙所包容和承载的一切,巴黎公社墙、德国柏林墙、种族歧视的无形墙。梁晓声的思考,不仅展现出人生智慧之光,更启发国民社会。梁晓声肯定了网络对中国正能量的影响,并探讨网络主体和话语权、人与欲望的关系、人类文化的分歧与共识……在这种探讨中,我们不断地反思,新国民何以诞生?

  梁晓声曾在采访中表示,他不喜欢作家东拼西凑,左结一个集子,右结一个集子。我想,梁晓声不愿这么做,是因为他希望自己的作品不是零散的拼凑,而是有自己的力量所在。作为一名作家,梁晓声希望读者能够在他的文字中得到真正的满足,获得真正想要的东西。《生命,何以高贵》这本随笔集,正是梁晓声对人生和社会的断想录,在这本集子中,我看到一位作家的笔杆上承载的重量。对亲情的细致把握,对动物的关爱,对文化的解读,对美的思考……学会感受,学会思考,让我们无论处在生命的哪个阶段,都变得温柔而顽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初,一个幽灵悄悄潜入中国。最先是学理的现象,后来是出版的现象,再后来是校园的现象,再再后来是食洋不化的盲目的思想追随乃至思想崇拜现象——并且,终于,相互浸润混淆,推波助澜,呈现为实难分清归类的文化状态。

  因而,从当时的中国学界,到大学校园,甚至,到某些高中生初中生们,言必谈尼采者众。似乎皆以不读尼采为耻。

  是的,那一个幽灵,便是尼采的幽灵。“思想巨人”“上一个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大师”“悲剧哲学家”“站在人类思想山峰上的思想家”“存在主义之父”“诗性哲学之父”……

  中国人曾将一切能想得到的精神桂冠戴在尼采幽灵的头上。刚刚与“造神”历史告别的中国人,几乎是那么习以为常地又恭迎着一位“洋神”了。

  时至今日我也分不大清,哪些赞誉是源于真诚,而哪些推崇只不过是出版业的炒作惯伎。

  然而我对中国学界在八十年代之初“引进”尼采是持肯定态度的。因为在渴望思想解放的激情还没有彻底溶化“个人迷信”的坚冰的情况下,尼采是一剂猛药。

  尼采“哲学”的最锐利的部分,乃在于对几乎一切崇拜一切神圣的凶猛而痛快的颠覆。所以尼采的中国“思想之旅”又几乎可说是适逢其时的。

  十几年过去了,我的眼看到了一个真相,那就是——当年的“尼采疟疾”,在中国留下了几种思想方面的后遗症。如结核病在肺叶上形成黑斑,如肝炎使肝脏出现疤癫。

  在哲学方面,我连小学三年级的水平都达不到。但是我想,也许这并不妨碍我指出被中国的“尼采迷”们“疏忽”了的事实:尼采在西方从来不曾像在中国一样被推崇到“热发昏”的程度。

  “如果没有尼采,那么雅斯培、海德格尔和萨特是不可思议的,并且,卡缪的《西西佛斯的神话》的结论,听来也像是尼采的遥远的回音。”

  这几乎是一切盛赞尼采的中国人写的书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引用过的话——普林斯顿大学考夫曼教授的话。

  然而有一点我们的知识者同胞们似乎成心地知而不谈——存在主义也不过就是哲学诸多主义中的一种主义而已,并非什么哲学的最伟大的思想成果。占着它的“中心席位”,并不能顺理成章地成为“思想天才”或“巨人”。

  又,尼采两次爱情均告失败,心灵受伤,终生未娶;英年早逝,逝前贫病交加,完全不被他所处的时代理解,尤其不被德国知识界理解。这种命运,使他如同思想者中的梵高。此点最能引起中国学界和知识者的同情。其同情有同病相怜的成分。每导致中国学界人士及知识分子群体,在学理讨论和对知识者思想者的评述方面,过分热忱地以太浓的情感色彩包装客观的评价。

  “上帝”不是被尼采的思想子弹“击毙”的。在尼采所处的时代,“上帝”已然在普遍之人们的心里渐渐地寿终正寝了。

  在西方,没有任何一位可敬的哲学家认为是尼采“杀死”了人类的“上帝”。只不过尼采自己那样认为那样觉得罢了。

  而指出上帝“死”了这一事实,与在上帝无比强大的时候宣告上帝并不存在,甚或以思想武器“行刺”上帝,是意义决然不同的。尼采并没有遭到宗教法庭的任何敌视或判决,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二者的截然不同。

  当然,三年之后,网红的江湖上,可能再也找不到papi酱的身影,但这不是罗胖子他们在出资时考虑的重点。他们只需选择合适的时间和papi酱啪啪,然后选择更合适的时机潇洒地离开。资本和被投资企业的关系从来不是婚姻关系,要么一夜情,要么包养。

  问题疫苗的出现,一定和监管部门的监督不力有关,监管部门的领导在这个时候,云山雾罩地说了这样一番话,目的很清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此话可以有具体抽象两个理解。具体层面说的是,人办事要有计划,否则会陷入麻烦;抽象层面说的是,人如果能够多想想远大的事,就可以摆脱切近的忧烦。

  好莱坞明星访日人数骤减。很多电影业人士感到,“好莱坞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以日本为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