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是出精彩故事的季节 作文素
亲情故事

房子与亲情(现代故事

  林姨中年守寡含辛茹苦地把一对儿女拉扯大。现在儿子落林事业有成,在大城市结婚定居,考虑到林姨年纪大了,三番五次地要把她接去同住。林姨坚决不同意,她有自己的想法,儿子好不容易有今天,她一个不中用的老太太去干吗呢,影响年轻人的生活。女儿娟子也做她的思想工作,想让她搬去同住。林姨一听直摇头,她还没老到需要人照顾的地步呢,再说,这个老房子住了几十年,早就住出感情来了。孩子他爸虽然不在了,可这房子里都是他的影子。

  最近这栋楼房可有点不太平,接二连三地出事。先是几户人家遭了贼,接着三楼的李阿妹突然半夜在厨房的角落割腕自尽了……

  警方勘察现场后,初步断定是李阿妹因失恋而自杀。但是整栋楼的人添油加醋地对她的死妄加评论,谣言满天飞。有些胆小的租客也匆匆搬离了这栋楼。林姨心里也有点发毛,但她却不敢对儿女说,她不想让他们担心。住在隔壁的赵军是儿子的初中同学,对林姨也非常照顾,平时跑腿之类的活儿随叫随到。对于现在的局面,赵军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林姨也不好意思问他,更不敢透露自己的害怕。

  这天,赵军一大早就来找林姨,满脸沉重地说:“林姨,这个房子恐怕是不能住了,有人说半夜在楼道间听到女子的哭声,还有人说看见女子飘忽不定的身影时常在厨房徘徊……反正这房子也很破旧了,我打算把房子卖了搬出去,以后恐怕不能照顾您了,您要多保重。”林姨心里一“咯噔”,她强颜欢笑,挥了挥手,赵军张张嘴还想说什么,林姨“砰”一声关上了门。这个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她得好好消化一下。

  娟子也听说了关于楼房的传言,赶紧来找母亲。“妈,那个房子的事我都听说了。咱不住了,马上搬到我那儿去。虽然窄点,但也能将就住。”林姨摆摆手:“你那儿只有两间房,我可不能住川川那个屋,会影响他学习的。房子的事你不要操心了,我还是找落林吧。”林姨深吸一口气,给儿子落林打了个电话。很快,落林就给母亲找了一套称心如意的房子住下。可是那套老房子又成了林姨的心事,她计划着早日卖了把钱给儿子,好减轻儿子的负担。虽然儿子说不用卖,要卖也不急,可林姨还是心急如焚,晚上也睡不踏实。

  就在林姨一筹莫展的时候,赵军突然上门来,他说他在房介所有朋友,卖房子的事就交给他好了。林姨紧皱的眉头立即舒展开来。

  赵军的办事效率非常高,一个星期后,就把厚厚的一摞钱交给了林姨。什么过户啊,办手续之类的都不用林姨操心,他全包了。林姨激动得紧紧握住赵军的手说不出话来。现在林姨了了一桩心事,别提心里有多舒畅了,睡眠也好了,整个人容光焕发的。

  这天一大早,林姨去原来的房子附近办事,突然看见前面有个人影像极了赵军。林姨一下子兴奋起来,赵军帮了她这么大的忙,还没好好感谢呢。林姨紧走几步追上去,刚要打招呼,却听到一阵说话声,原来赵军在打电话。林姨轻轻跟在赵军身后,想等他打完电话给他个惊喜,却没想到随意听到的电话内容让她大吃一惊。原来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啊,尽管事实是那么残酷!

  林姨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耳边就像飞过无数的苍蝇一样嗡嗡作响。她静静地站在原地,目送赵军走出自己的视线,心里泛起一阵酸涩。

  林姨既难过又委屈,想找人倾诉,便去了女儿那里。看到女儿,她再也抑制不住大哭起来。娟子吓坏了,追问再三,林姨终于把事情和盘托出。原来赵军在电线号的房东,是你要租我的房子吗?我也住在那里……”

  就这只字片语,林姨一下全懂了。原来她的房子是赵军买的,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买来出租给别人,他自己的房子也并未出售,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精心设的局,什么风水不好,什么夜半鬼影,这都是瞎编出来的,就是为了把她吓走,再趁机以低价买了她的房子。多么险恶的用心啊,这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娟子听后也很愤怒:“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他成绩不好,家庭条件也不好,是妈您经常照顾他,弟弟也经常辅导他的功课。不然,他能考上大学吗?他能有现在的工作吗?我不会让他好过的,我一定要他为这件事付出代价!”

  过了几天,娟子带回了更让人吃惊的消息:老房子那一带已经纳入棚户区改造工程,马上要动工拆迁了。不要房子的可以分到一笔可观的补偿款,要房子的在原面积上可以免费增加十多个平方米,另外还有多项优惠政策。老房子一下就升值了好多,原来的居民个个都欢喜得不得了。这时娟子突然笑了:“老妈你也别气,我和老公一起合计了一个好办法,既能教训赵军,又能要回房子,你等着瞧吧,好戏在后头呢。”

  林姨刚要开口,娟子的电话响了:“胡老师啊,你好。什么?川川在医院?好,我马上来!”等林姨和娟子急匆匆赶到医院,一眼就看见川川和老师在那说着什么。娟子一下扑了过去,拉住川川看个没够:“川川,哪里受伤了?给妈看看,你可吓坏妈了。”“妈,我没受伤,我过马路不小心,差点被车子撞了,是赵军叔叔推开了我,他却被撞伤了手臂。”林姨连忙往旁边的病房望去,一眼就看见赵军靠在病床上,一只手打着石膏。林姨和娟子团团把赵军围住,除了满口的道谢,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赵军开口打破了沉默:“林姨,我本来是去找您的,我把您的房产证带来了,老房子要拆迁了,要办很多手续呢。不过没事,我可以帮您跑。”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房子我不是已经卖了吗,怎么这房产证上还是我的名字?”林姨疑惑不已。赵军笑着说:“林姨您别着急,现在就为您揭开真相。您知道吗?您的儿子落林为了让您有个幸福的晚年,真是煞费苦心。您处处为他着想,舍不得用他一分钱,他也舍不得您独自居住在那个破旧的房子里,还要和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一次我和他在网上聊天,他把这些烦恼全都告诉了我。刚好那时楼里接二连三地出事,我就灵机一动,和落林商量了一下,利用这一点,终于把您吓走了,接受了落林给您买的房子。可接下来您又为老房子卖不出去而烦恼,我们一合计,干脆再骗您一次,假装房子卖了,让您放心。林姨,这样做实属无奈,请您谅解!落林这样做还有个目的,他时常说姐姐为了他付出了很多,放弃了学业,在外面打工供他读书,他未能回报姐姐,一直自责不安。买下这个房子,现在给妈妈住,将来房子送给姐姐,为姐姐减轻点负担。”

  听到这里,娟子哽咽着说:“那个傻孩子,谁要他回报啊?不管他有没有出息,只要开开心心地生活,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了。”

  林姨紧紧拉住赵军的手,泣不成声:“阿姨错怪你了,对不起!你还是那么善良,像小时候一样是个好孩子。”赵军也激动不已:“林姨,我怎么会变呢?您和落林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会铭记的,你们的爱温暖了我整个童年啊。我虽然没什么能耐,但我愿帮落林尽一份孝,只是您别嫌弃我这个不中用的儿子啊!”林姨不住地点头,说:“好啊!以后你也是我的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