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翁-中国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

秦安民间故事刘老爷买凶宅暴富

  这是一个流传秦安很久的故事,事情发生在我婆婆的太太一辈,根据一辈30年推算,也就是距今150年的事,也是1867年前后,(清穆宗同治六年;丁卯年)这是家族中一辈一辈传下来的故事,可以断定是真实的故事!

  1.入住3年内一家陆续有2人以上死亡,或两人出现重大伤情事故的。比如大门口有路冲,触犯枪煞、反弓煞、白虎煞的房子。入住最容易血光之灾,是非多,小人亦多。

  2.入住后一家之主甚至多人经常容易头疼脑热,容易饮食不佳,拉肚子。入住之后出现一家人总呈现晦暗之色,额头或青或黑,都是不吉利的预兆。

  3.猫狗类带不进的房子。本来温顺的它们变得焦躁,甚至晚上狗总在哭的话,要特别慎重对待。

  中国古代的城市是由街和坊组成的。街是交通主干道,坊是居住区。据《秦安县志》记载,明代嘉靖年间,秦安已有多福坊、多址坊、多士坊、多庆坊、多才坊、同春坊、迥波坊、魁星坊等。多士坊,顾名思义,此地应该居住了很多读书人。多士坊位于兴国寺与文庙之间,是秦安昔日兴盛历史的见证,和人文蔚起的生动缩影。这个历史街区和民居具有陇右地方特色,是打造秦安文化之旅的重要资源。到了明朝胡缵宗生前题写多士坊后,就称胡家巷。由此推断到了明朝才开始称呼巷的。胡家宅第,门上的牌匾有人说是“世家“,的确在明朝以前,胡家已经居住到多士坊了,秦安胡氏是典型的书香门第。而多士坊里居住的书香门第并非只有胡缵宗一家。有孙述先家、路家大庭、李元芳故居、蔡曰逢家等。

  巷口东端毗邻兴国路。巷口对面就是学巷(现在还保留),沿学巷可到秦安文庙。巷口往南就是南柴市,是一处商贸集市,通南上关和南下关古街。

  这胡家巷,不止是多士而出名,还有灵异事件存在,当然此巷出了这么多有名之士,肯定有不少传奇在里面。相邻西面路家大庭旁,有一空宅,当然这座空宅不知是何家大富之人所住,也不知何年何月因何故变为空宅,且表发生的事情。拿农村人的说法,胡家巷出了许多名士,气派大,阴魂难散。我看来是祖先创业艰难,子孙不知,遗弃祖宅,先人显灵是守护之意。你的看法呢?

  话说!这空宅原来几易其主,就这几年间已经三易其主了。为什么这么好的庄院就住不住人?看官你听:第一户是县城人,当然也是冲着这里的风水来着,结果搬来就觉得不顺当,特别到了晚上,不是这里房响,就是那里的猪叫,从老宅子带来的土狗,每到晚上就趴在上房地上不敢出院子,经常好像被人打一样叫唤,不出三月,一命呜呼了!好好的掌柜怎么像入迷一样,说话语无伦次了,院中到了后夜就和打仗一样,响声、喊声、哭声,虽然请了几个阴阳打整,但效果不佳。幸好原来有房子,看看这样一座宅子,只叹自己无福压守不住,只好易主搬回自己老屋了,当然,家中出了不顺之事,大家只是传的神乎其神!只能低价出售了。

  第二家是有个人不信迷信,说哪有此事,当然主要还是贪图便宜。你说秦安县城繁华之地,哪朝哪代也算是寸土寸金, 秦安有句古话:宁当城里的狗,不当乡下的有。可想而知地域的差别!自从搬来,夜深人静之时经常由屋内传出大叫大哭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老婆、儿子时常看见屋内有人影,吓得拔足离开,不敢来住。这个掌柜还半信半疑,这一夜就他一人在院内看护,目睹对面房内的灯光忽明忽暗,估计是家人又回来了,悄悄过去隔窗一瞧,只见一名老妇拿绳子准备上吊,他赶紧咳嗽一声,顿时灯灭无人了,借助月光查看,静悄悄啥都没有,自此,盛传此宅有鬼魅,的确是鬼宅。不信鬼之人都见鬼了,你说还敢住吗!

  话说,在西乡刘家沟,有一姓刘之人,虽然取了老婆,但家贫如洗没法在庄间呆下去,背井离乡来到南柴市做点小生意混口饭,这几年间也赞了几十两银子。其实,人穷了就没有后路打算,南柴市就在胡家巷旁边,这鬼宅他们是知道的,其实无论哪个朝代收拾地方和现在买楼一样,不是一件小事,看看这宅院没人敢住,已经荒废很久了,民间的传说愈说愈玄,旧主人巴不得送给人家都行,脱了自己的手,不指望本钱的事了,有人多少给点银子甩手为上。再说,这刘姓之人在城里呆了几年,一者看看自己没住处的确不行,二者人穷了性命也就贱了,托人问问,倾其所有,把此宅买下了,这姓刘之人既高兴,又担心。高兴总算有个县城落脚之地,担心这凶宅的事会不会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看官你测测?

  当然,对于一般家庭来说,搬进新家是要讲究的,这新主人是个穷人,再者以前搬来之人找高人打整过了,自己就搬进,哪有力量再折腾。就在当天晚上,这后来的刘老爷,辗转不能入眠,就在后夜三更,一声响动,门扇猛开,一黑影身材魁梧,面貌模糊,左肩扛一把大刀,右手拿一把锤,站立在地上,吓得刘老爷一咕噜翻身,睡前喝剩的半碗水撒到地下,跪在炕头叩头作揖,道:“哎呀!老爷”这个地方我买下了,我明天给你送些纸钱,你就再别折腾我了。只见房间猛然一亮,“老爷”不见了,院中却“轰”的一声懵响,再也没有动静了。刘老爷被子包头,直等到天亮,看看院中昨晚是啥动静,哎!原来东北角的磨子倒了,这是磨子倒了吗?刘老爷直揉眼,傻眼瞅着!这是真的吗?这原来磨柱子是白花花的银子造的,怪不得其他人住不住,常言道:财帛是催命的鬼。怪不得其他人住不住,看看这可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其实这院子不止这些钱财!都让刘老爷得了。从此刘老爷转正了,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秦安城富老爷了。至现在还是秦安的一大家族,兴旺发达。我只知民国时期这刘家出县政府参议长等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