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真实灵异事件 (出马仙
民间故事

九龙坡区走马镇市政大队:全力维护校园周边管理秩序

  央视网消息(记者王伟 李文学)“85后”蒙古族姑娘托雅是呼和浩特铁路局包头客运段K89/90(呼和浩特至北京段)第三包乘组的一名列车安全员。从小喜爱火车的她,2008年大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呼和浩特铁路局,成为一名列车安全员。

  2013年2月,宝山乡宝山村的叶吉章因身体不适,来到江西省武警总院就医,被诊断为尿毒症。医生告诉他们,透析只能维持,想要根治只能换肾。

  后屯的周老太太,没有仙家上身前,一直是个很普通的农村老人,日子过得不富裕,但是儿女双全,恭敬孝顺。农忙时帮着下地干点农活。虽说心善,但也不是不杀鸡鸭笃信的人。她的出马颇有些让村里人意外的。东北的出马仙很多,胡黄白柳修炼久了,就想通过一个人为媒介,为人卜测观事,或行医赠药,以修更大的功德。不过周老太太的出马十分特别,不但没折腾,反而相当的平静。当天农忙季节,小儿子和媳妇加老头子三个人吃完早饭都去地里忙活了。老太太在家收拾完碗筷,就哄小孙子睡回笼觉。但小孙子就是不睡,刚三岁的小孩指着外面说:“奶奶,院子里有大白狗。”周老太太顺着支起得窗户往外看,(东北农村,以前的窗户不是左右两扇前后这么开关的,而是上下两扇,下面的是固定的,上面的则有活页,开启的时候用一根棍子顶住)园子里啥也没有。也没当回事,哼哼着摇篮曲儿继续哄小孩子。等孩子睡着了就开始和面做苞米面饽饽。农村农忙时都吃干粮,干活有劲。和完面就去大缸里舀水蒸饽饽。走到水缸前,发现平时飘在缸里的水瓢不见了,在厨房里左找右找也找不到。就出门看看,刚出门就被水瓢打到脑门子上打个正着。这老太太还以为谁家孩子顽皮上她家野来了,不禁呸了一口说:“谁家小崽子跟老太太逗闷子呢?我老胳膊老腿儿的跟你们玩不动。上前院玩去都。”也怪,就一阵欢快的笑声嘻嘻的飘过去,却不见孩子的影子。老太太拾起水瓢,又去抱柴火,这大夏天的柴火都是晒得干干的,一个火星就能点着的,那天就死活点不着。几根洋火都烧灭了还是点不着。老太他犯了嘀咕了,但是想想自己没做啥缺德事,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不害怕,念叨:“哪个小鬼儿狭趣我老婆子,我可没空跟你逗闷子,赶着做饭给地里送去呢。家里就这几根洋火,没了还得等有集才能买。”念叨完,又划了一根,这下点着了。老太太也挺高兴,就说:“一会蒸好饽饽,给你留两个。”又往锅里放了几条嫩茄子,一道蒸好了当菜。中午到了,饽饽蒸好了,老太太去园子里摘了点黄瓜,辣椒和小葱,用大碗盛上大酱,篮子里装上饽饽,抱着孩子就去地里送饭了。到了地头,家里人正在歇晌呢,都叫起来围坐在地边阴凉处吃饭。老太太也没食言,从篮子里拿了两个饽饽放在地头的石头上,又摆上条蒸茄子。媳妇儿不明白就问:“妈呀,你这是干啥,都弄埋汰了咋吃啊。”老太太就说:“篮子里的够你们吃的,这是小要帐鬼儿的食儿,你们别惦记。”家里人吃完了,就继续锄地。老太太拿过媳妇的锄头说,你去看孩子歇会儿,我干一阵。扛上锄头就往苞米地里走。还没锄两根垄呢,就觉得自己困的不行。坚持锄到地头,一把放下锄头倒地就睡上了。一觉竟然睡到快天黑。直到媳妇过来推醒她说:“妈,你咋了,躺地下睡也不垫件衣裳。我叫你好几次都不醒。是累着了?”老太太忙摆手说:“我没事,就是做个梦,跟真事似的。想想就招笑。”说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一家子边往回走边听她说梦。老太太梦到一个白毛狐狸,过来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然后就用嘴拱起她来。她也不害怕,就去推那狐狸,结果狐狸说话了:“你蒸的饽饽真好吃,我弟弟妹妹都愿意吃,还说你人好。我们一家山里住腻歪了想上你家住去。也不霍霍你家,还能保着你家,你看咋样?”老太太自己好像知道自己是做梦,就说:“行啊,我家缺个看门狗呢,你能干这个活不?再说我家养鸡呢,你去了不得都给我吃了哇?”那狐狸冲老太太呲呲牙:“我是上仙,怎么能给你家看门?等我显点本事你就得请我回去了。”说着就抖抖毛,变成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长的挺周正的,然后往老太太跟前一坐,说:“一会你醒了,就回家看看,你家水缸空啦,今晚上做不了饭啦。除非你回家求求我,就能有水。”这时候旁边又跑过来几条小狐狸,围着小伙蹦来蹦去的。小伙就说:晌午是他们跟你闹着玩呢。你看她们长的好看吧?听小伙这么说,那几个狐狸也变成人样子,有个十七八的大姑娘还真好看,就是不会好好坐着,拧搭拧搭的扭着腰。其余几个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样。老太太挺稀罕的。还没等说话,就被儿媳妇推醒了。老头听完,就说老太太胡咧咧。这山上狼到不少,平时狐狸可难见到。再说哪有白毛狐狸?没事就懒觉还瞎做梦。老太太也不言语,心里琢磨晌午水瓢和柴火的事。眼见着到家了。媳妇开始张罗晚饭。点灯去水缸前一瞧,不由得叫起来:“缸里真的没水了,干干净净一点水底子没剩,跟刚淘过一样。”老太太这下心里有底了:中午蒸馍馍明明还有半缸水的,这平白无故的没了,看来梦里的几个真是修行的野仙儿了。这时候天都黑了,去村头的井里打水不方便,还真不能做饭了。幸好中午蒸的馒头多,锅里还有剩的,几个人就着黄瓜蘸酱吃了几个饽饽。儿子媳妇还都挺高兴。在农村,能够出马是比较受尊敬的,毕竟信的人多,而且能有些外来收入了。老头也问老太太:“那你同意供他们呐?”老太太乐了说:“这几个仙儿看着面善,供起来也行,我就怕出马时候折腾我啊。”老头子也点头。愁着说:“要不明天去王家店请那边的大神过来帮你看看?”老太太摆手道:“不用,看看今天晚上他们过不过来找我。”又呵呵笑起来说:“你说我虎不虎?我还让人家给我当看家狗呢。”老两口想着想着就乐起来。照常铺被睡觉了.果然,老太太晚上又梦到这几个狐狸了。小狐狸很高兴的问:“水没了吧?我们几个好一通喝才喝完的。你服不服?”老太太跟他们逗:“人家仙家都是用手一指,东西就变没了,你们还得自己喝啊?不撑的慌?那小伙子说:”我弟弟妹妹没几年道行,不能用高深的法术,我倒是会掐算和点医术。再说我们去你那,也不用你供奉啥,也不霍霍村里鸡鸭的,我们和黄皮子不一路的。就是你家以后不能养狗。“老太太呵呵乐,又问:”我这身子禁不起你们折腾啊。听人家说出马都得跟死一回似的。“小伙子却摇头说:”我们不上身的,你有事就心里招呼我们就行,我们能解得就帮你解,我们道行不行的就回山里找祖辈出来。不过你不能贪心,算事就只能收点鸡蛋啥的,不能帮不孝不忠的人。我们出山算历练。就积功德呢。你平时收的鸡蛋供我们点。过节有好吃的也供我们点就行。”老太太没再寻思,就答应了,又问问有啥说道没有,小伙子都说没有,也不需要请别的出马仙过来领,自己把名头报给周老太太了。言语中对附近村子的两个出马弟子身上的仙家还多有不屑。说都是黄皮子上身,不分轻重,平时吹牛扯淡行,真道行没有。这点老太太没敢附和,记下几个狐仙的名号,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第二天起来,心里竟然明镜似的记着昨天的事,赶紧推醒老头子。又把儿子媳妇叫过来一家商量。最后让老头子去镇上买红布,让儿子去拉木头订了个神龛,请村里识字儿的将仙家名号写在红布上因为周老太太的出马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折腾,附近屯子刚开始都不知道。但这老太太说的话开始灵了起来,比如纳凉的时候说明天下雨,大伙都不信第二天照常下地干活,就她一家没去没挨浇。比如说谁家姑娘哪天就有人来相看,之前都没有任何音信儿的远亲就带着邻居过来相亲。这种种的事情一出,大伙才知道周老太太真的有神通了。说也怪,自从周老太太出马,周围两个屯子的两个出马仙儿都开始慢慢的不灵了。听说是那两个出马仙儿都是黄皮子修炼,没有狐狸本身的仙根好,又跟这狐仙认得,不敢冒犯,所以又进山修炼去了。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但是周老太太的能力是大家都见的。二姨还被救了一回。不过这狐仙人不认识小庙子的白家仙儿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出马,到此为止。其实农村很多这种出马仙儿的,都是头几年很灵,随后随着名气的增加,仙家可能也会被世俗的赞扬或者金钱迷惑,毁了道行。或者出马者本身把持不住,仙家就会放弃。一般出马弟子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很好。但是老周太太一直心善,也是出马之前有太多的生活阅历,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做人的准则,所以安享晚年。他家的仙家我觉得介于保家仙和出马仙之间,不上身,不折腾。后来周老太太仙去,他家媳妇又供奉了几年,却没有任何神通,仅仅是家道稍好。后来他们全家搬走了,之后就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了。做人真的要一心向善,勿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