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古的神线《神游传》首测震
民间故事

罗永麟_资讯频道_凤凰网

  2012年3月17日,民间文学理论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罗永麟在上海徐汇中心医院逝世,享年99岁。罗永麟是“中国四大民间故事”的提出者。

  罗永麟,1913年生,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四川自贡市人。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上个世纪50年代初,民间文学被正式纳入高等学校中文系的教学计划时,罗永麟先生就率先开设了民间文学课程。主要论著有《中国仙话研究》、《论中国四大民间故事》、《先秦诸子与民间文化》等。罗永麟先生是我国民间文学教学的创始人之一,最早提出中国四大民间故事的说法,所谓中国四大民间故事就是白蛇传、孟姜女、梁祝和牛郎织女。

  罗永麟是中国民间文学、民俗学研究开创性的学者之一,尤其是“中国四大民间故事”这一说法影响深远,但关于这位在华师大待了半个多世纪的学者的介绍非常少,所以他的学生,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教授陈建勤对早报记者说:“罗先生是一位非常纯粹的书斋学者,一辈子都在学院里。”在陈建勤看来,除了早年关于“中国四大民间故事”的研究,他更重要的学术成就都在80岁以后,“他是华东师范大学民间文学研究学科的开创者,他在80岁以后,还一直在做民间文学研究,出版著作不断。这是老一辈学者的风范”。

  罗永麟在早稻田大学主修农业经济,因为学业关系需要到乡村做田野调查,也因此开始接触到很多民俗、民间歌谣、民间文学等东西,这是罗永麟研究民间文学、民俗学的开始。罗永麟的专业是经济,所以他对民间文学、民俗学的研究是在这个基础之上展开的。

  不过,罗永麟也承认,小时候的经历对他后来搞民间文学有很大影响。他曾说,自己是在四川重庆长大的,重庆属于巴渝。四川有一个诗人叫吴芳吉,他写有一首诗《巴渝歌》:“巴人自古擅歌词,我亦巴人爱竹枝,巴渝虽俚有深意,巴水东流无尽时。”罗永麟说,重庆这个地方虽然是一个都会地方,但它的对面南岸完全是乡村,古代民歌的东西仍流传在民间,所以他从小对于民间歌谣都能唱,到乡下去也有接触。

  而真正走上民俗学研究之路是因为自己的同学贾植芳,罗永麟曾回忆说:“解放初期,中国那个时候向苏联学习,要开民间文学的课,但找不到人,当时搞民间文学的人很少,贾先生知道我喜欢民间文学,就来叫我了。当时三个学校开了民间文学课,一个是北京师范大学,一个是复旦大学,还有一个是上海震旦大学,当时钟敬文钟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赵景深赵先生在复旦大学,震旦大学就是我教,当时开民间文学课最早就是我们三个人。那是在1951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才有民间文学课。”

  罗永麟被认为是中国四大民间故事提法的最早提出者,对于这一说法,罗永麟曾回忆说:“当时在震旦教学是自己编讲义,根据我国、日本、欧洲和苏联的资料,编了一个讲义大纲,讲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基本理论,同时我也写文章,当时写了一篇《试论牛郎织女》,这是我研究民间文学正式写的第一篇文章,后来我就提出了中国四大民间故事研究。在教学的过程中,陆陆续续发表了关于孟姜女故事、关于白蛇传故事、关于梁祝故事的研究论文,并结集出版了一部书叫《论中国四大民间故事》。”对于四大民间故事,罗永麟曾表示,有的有2000多年的历史,有的有1000多年的历史,在民间的影响是没有哪一部作品可以替代的。

  其实,罗永麟自小就听过中国四大民间故事,他说,自己的祖母很会讲故事,牛郎织女、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这些,祖母都会讲给他听,“所以,我从小对四大故事就很有兴趣,后来教学时候就将四大故事作专门的研究。”

  之后,他还在四大民间故事的基础上,扩展为十大民间故事,并由汉族的故事扩展到少数民族的故事,除了原先的四大民间故事之外,像“阿诗玛”、“江格尔”、“玛纳斯”、“格萨尔”等少数民族的也被选入。

  在罗永麟看来,民间文学是文学的根本,文学的发展,首先是从民间文学,然后发展到通俗文学,从通俗文学发展到文人文学的,真正文学的起源是民间。罗永麟在晚年有一本著作《论中国文学发展规律》,主要就是谈民间文学、通俗文学、文人文学三位一体论,把民间文学、通俗文学、文人文学综合起来加以研究。

  生前在接受采访谈对中国文学创作的看法时,罗永麟提出,中国的作家不太注重民间文学,这是个很大的损失。他认为,现在中国的作家都是向西方学习,但是国外的大作家,如托尔斯泰他自己就写民间故事,高尔基更不用说,是用民间故事来写短篇小说,歌德的《浮士德》、莎士比亚的作品,都是对民间故事的改写,跟民间文学有很密切的关系。尤其是对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比如马克思、恩格斯就搜集民歌,德国的著名诗人海涅跟民间文学就有很密切的关系,席勒、歌德的诗歌很多都是民歌体。对此,罗永麟说,“我现在的看法,中国现在的文学,说得不客气一点,国外看不起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作品没有民族风格,现在的新小说看起来就像是外国人写的,假如他不写中国人的名字,说它是外国人写的,也没有什么区别,技巧方面完全是学外国……所以我们中国文学界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对民间文学重视不够。一个民族要把自己的文化向世界宣扬,要从实际上做。”

  他也对想要投身于民间文学研究的年轻学者提出建议,指民间文学最重要的是它存在于民间,所以必须要有田野作业。研究民间文学不重视田野作业,不到农村去调查,不到农村去研究,要想得到民间文学真正的知识是比较困难的。“现在年轻人研究民间文学,研究民俗学,一方面要读理论打基础,另一方面要从实践方面,从调查研究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丰富自己的知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不然就会变成空谈。”文/石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