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翁-中国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手抄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照耀着黄金的光彩,映射着象牙的洁白,闪烁着珠宝的辉煌。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灿烂至极。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它的光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夜晚,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忍受那永不磨灭的光芒,也几乎没有人到过那里。

  然而,有一天,一个凡人女子的孩子却大胆地走近了这里。他不时地被迫停下来,揉清他昏眩的眼睛。但他前来的任务是如此的紧急,为达成他的目的,驱使他加速脚步,向宫殿迈进。经过光亮耀眼的大门,进入四面光明灿烂的宝殿,太阳神就坐在那里。少年被迫停下脚步,他已无法再支持了。

  什么都逃不过太阳神的眼睛,他立刻看到少年,慈祥地望着他而问道:“你来这里有何贵事?”“我来此,”少年勇敢地回答:“是要证实你是不是我的父亲,我母亲说你是我的父亲。可是,我的小伙伴们都不相信我,还取笑我。母亲告诉我说,最好来问你。”太阳神笑着摘下那光彩夺目的皇冠,以使少年可以毫无困难地看到他。“过来吧,菲尔顿,”他说:“你的确是我的儿子,你母亲告诉你的是真话。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菲尔顿早就羡慕他父亲能坐着车,驱驰于令人昏眩的轨道,将光亮带给世界。于是他说:“父亲,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代你驾车,哪怕只有短暂的一天。”

  太阳神立刻发觉自己的承诺太草率了。“亲爱的孩子,”他说:“这是唯一我要拒绝的事。我知道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必须屈服,但我相信你不会坚持才对。让我先给你讲讲驾车的事情。除了我,谁都无法驾我的车,连神的统治者也一样,更别说你只是一个凡人。想想那路程,它从海中升起时是那么峻险,到了中天,更是连我都不敢向下瞧上一眼。最糟的还是下坡,它是那么的急降,一不小心就会像倒栽葱似的跌下去。要控制这些马也是一个长期的奋斗,它们的脾气非常暴躁,严重地反抗我的控制。你又怎么能对付得了它们呢?”

  “也许你会以为天上有各种各样的珍奇异物,其实什么也没有。你会经过兽群,一群凶残的猛兽,才是你能看到的一切。公牛星、狮子星、天蝎座、巨蟹座,每一处都想伤害你。请听我的劝告,在繁华世界中选取一些你所喜爱的东西吧,你是不能驾我的车的。”而所有这些话语,对这男孩都已起不了作用。他沉浸在自己的美丽幻想里,仿佛看到自己神气地站在神奇的车上。他根木没有考虑到父亲所说的危险。最后,太阳神只好放弃劝阻孩子的企图,而且,启驾的时间已迫在眉睫,东方的各门已发出紫色的光芒,同时黎明已开启充满红光的宫廷。星星们由天空渐渐地消失,甚至残留的晨星也模糊了。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马匹已在车前上了辔和轭,骄傲和兴高采烈的菲尔顿跨上马主,马匹的飞脚,字过低低的云层,好像穿过薄稀的海雾一般,然后在碧空中步步高升,爬到天空的最高处。菲尔顿沉醉了好一会儿,自以为是天空的主宰。但突然间情况大变。马车剧烈地前后震动,马愈跑愈快,他终于失去了控制,马匹脱离轨道,高低起伏,左右不定地任意奔驰。他们几次都差点撞到不同的星座上,而此时,可怜的驾驶者,由于惊恐过度,已进入半昏迷状态。

  这使马匹更加疯狂,它们冲至天的顶端,再向下俯冲,使世界发生大火。火势由山坡而一下,延伸到力涧深谷和黑暗的森林,直到每个地方的所有东西都在燃烧。泉水蒸发成气,河床干涸。

  大地之母无法忍受了,她发出让众神听见的哀号。众神由奥林匹斯山向下望,知道如果想要挽救这个世界,必须立刻采取行动。雷神拿起雷电,向轻浮而后悔的驾驶者扔去。雷电击毙菲尔顿,打碎了马车,使发狂的马匹冲进海里。

  全身着火的菲尔顿,由车上经过空中跌到地上。沼泽女神可怜他那么坚强和年轻地去世,于是埋葬他,在墓碑——上刻着:“这里是驾驭日神之车的菲尔顿的安息处,虽然他彻底地失败了,但是,他却非常的勇敢。”

  有一次,底比斯同雅典发生了争斗。雅典国王番德翁眼看兵临城下,匆忙向英勇善战的色雷斯国于特瑞尔斯求援。特瑞尔斯是战神阿瑞斯的儿子。他迅速率领军队前来解围。番德翁为了感谢他,把女儿普瑞克尼远嫁给这位声誉赫赫的英雄。不久,普瑞克尼生下儿子伊迪斯。

  不知不觉过去了五年,普瑞克尼远离家园,感到异常孤寂,心中顿生对妹妹弗尼诺亚的思念之情,于是,她要求丈夫能把妹妹接来住一段时间。

  特瑞尔斯马上就同意了,带着仆人,乘船驶往雅典。特瑞尔斯转告了妻子的愿望,并向国王保证,弗尼诺亚不会待多长时间。到了宫殿后,弗尼诺亚亲自前来问候姐夫特瑞尔斯,不断地向他询问姐姐的情况。特瑞尔斯见她光彩照人,美艳非凡,爱慕之情像烈火一样炽热,暗暗打定主意要把弗尼诺亚骗到手。

  不久两个人启程,到了色雷斯。特瑞尔斯却悄悄地把弗尼诺亚带进密林深处,把她锁在一间牧人小屋里。弗尼诺亚又惊又怕,流着泪打听姐姐的情况。特瑞尔斯谎称普瑞克尼已经死了,为了不让番德翁哀伤,他故意编造了邀请弗尼诺亚的故事。实际上他是为娶弗尼诺亚为妻,才赶往雅典的。无论弗尼诺亚如何苦苦哀求,都无济于事,她只得流着痛苦的眼泪不情愿地成了特瑞尔斯的妻子。

  有一次,弗尼诺亚无意中听到仆人的议论,知道普瑞克尼还活着。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知然而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知道了真相。她狠狠地诅咒他,发誓要把他卑鄙的行径和罪恶的伎俩公布于众,让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她的话激怒了特瑞尔斯,同时,他也感到十分害怕。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丑行,一剑割掉了她的舌头。

  特瑞尔斯回到了宫殿,普瑞克尼问他,怎么没有同妹妹一起回来。这时他假惺惺地含着眼泪说,弗尼诺亚已经死了,并已埋葬了。普瑞克尼听了悲痛欲绝,为妹妹建了一座空墓。

  一年过去了。被残暴弄哑的弗尼诺亚顽强地活了下来,她坐在织机旁,在雪白的麻纱布上织出了紫铜色的字样,她要把她的悲惨遭遇让姐姐知晓。她茹苦含辛,费力织成了麻布,然后打着手势哀求仆人将麻布送给王后普瑞克尼。仆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便答应了。普瑞克尼摊开麻布,发现了上面的字样,她知道了丈夫所干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她欲哭无泪,甚至发不出一声叹息,她脑子一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向暴徒报仇!

  夜幕降临,色雷斯的妇女们热情地庆祝着巴克科斯酒神节。王后躲过看守,悄悄地走近孤零零的牧人小屋。她把妹妹藏在一间密室里,告诉她:“眼泪救不了我们!为了报仇雪恨,我作好了-切准备。”这时,她的儿子伊迪斯走进来问候母亲。母亲的心只是稍微感动了一阵,然后,她一把推开孩子,拿出一把尖刀,怀着疯狂的复仇愿望,用刀刺进亲生儿子的心口。

  特瑞尔斯不解地朝四周张望,这时弗尼诺亚走了出来,她把一颗血淋淋的孩子脑袋扔在他的脚下。他顿时明白了一切,马上掀翻了餐桌,拔出剑来砍向拼命逃跑的两姐妹。她们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她们真的长出了翅膀,一个飞进了树林,另一个飞到屋顶上。普瑞克尼变成了一只燕子,弗尼诺亚变成了一只夜莺,胸前还沾着几滴血迹,这是杀人留下来的印痕。当然,卑鄙的特瑞尔斯也变了,变成了戴胜鸟,高耸着羽毛,撅着尖尖的嘴,永远地追赶着夜莺和燕子,成为它们的天敌。本回答由网友推荐答案纠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