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茅盾遗忘的秦德君:曾为其两次
历史传奇故事

78岁老人娶33岁女人生俩娃引猜疑亲子鉴定结果出乎意料

  吴凯声作为律师,第一次在上海崭露头角,引起广泛注意,是1926年的“陈阿堂案件”。

  著名德国汉学家、翻译家、作家沃尔夫冈·顾彬在2008年接受采访时谈到中国作家与中国文学时认为北岛的散文是当代中国最好的。作家、文学评论家李陀在《蓝房子》的序言里把北岛散文里的幽默称为一颗颗“温润明亮的珍珠”,淡淡的诗意则如“林中薄雾”,而其特有的修辞、笔调和意象则是在幽默与诗意之间形成张力的帽子戏法。面对北岛的散文,李陀说,“在二十世纪70年代,北岛的怀疑,如同金斯堡的愤怒,曾经震动了千百万的中国人。我相信,怀疑是北岛的影子,会终生终世跟着他,无论他漂泊到哪里。”美国加州尔湾大学当代文学批评家和文化历史研究者孟悦则把北岛的散文看作是一种以全球风景的边缘为基点,重新书写人类、自我、他人以及己他关系的高贵尝试,是“流浪者写流浪者,流浪者找流浪者,流浪者认流浪者”。《收获》杂志的主编程永新曾经这样评价北岛:北岛的文学功底非常深厚,文学修养非常全面……每一个段落、每一个句子都非常讲究。优良的文学品位、全面而深厚的文学修养,加上职业的写作态度,使得北岛的散文具有很高的含金量,这是很多年轻作者值得认真学习的地方。

  我见识过不少恶人,但却是头一回与一头大型猛兽相距这么近,不足80米。它使我的安全感迅速丧失殆尽。我忙不迭地掏出手枪,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冲着它上方开了一枪。我的原意是让它知道我很厉害,它应该趁早滚蛋才对。但结果恰恰相反,它以为我公然向它挑衅,顿时火冒三丈,伏下身,低吼着向我冲过来,我吓得手足无措。但旺卡显然比我更恐惧,四蹄跳跃,不住地摆动身子,并用嘴巴拱我。我明白了,它是想让我把背上的书卸了,然后赶紧逃命。可那些书代表厂里对藏胞的深情厚谊,保护好它们是我的职责。说扔就扔成何体统?宁可缺根胳膊断条腿也得把书完好无损地运到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