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典礼
爱情故事

青年作家微子辛出版古风爱情小说《花事了之昙华现

  当太白金星好奇地提出出了甚么大事,把司命星君气得小心肝都快要坏掉了这一问题时,司命星君气结地表示,因为一朵昙花,搞得伏羲大神同帝俊大神之间没个好声气,帝俊大神座下的隽尘仙君,因为私自窝藏神花被天道追了责,仙君剜了自己的心,如今魂魄被降了渡劫云正在历天雷,那朵昙花也不知所踪,后事还不晓得要如何处理。

  这是实力派青年作家微子辛在长篇古风爱情小说《花事了之昙华现》第三十九章昙华现中的一个片断,大大激发了读者的好奇心:半神半妖的盛世幽昙,究竟是什么样的神花?为什么诸仙都会对那朵昙花很感兴趣?

  《花事了之昙华现》这部热门网络小说,由四季出版社出版发行,受到了喜欢纸质阅读的读者们的一致好评。微子辛以流畅优美的文笔和摇曳生姿的笔法,生动有趣地塑造出了性子略有小迷糊的东方鬼帝神荼,为老不尊却暗地里使坏的酆都大帝,仙君出身的酆都第一美男鬼楚江王,酷爱搬弄是非的卞城王,凡事锱铢必较的白无常,性子绵里藏针却又入骨见血的楚清弦,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打骂小厮的小王爷纪陌萧,迷死妖鬼不偿命的六尾火狐画卿颜等一系列人物形象。

  神荼与楚江王之间宿命轮回、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是这部小说的主线,整个情节离奇曲折,结构非常严谨,遣词造字较为简练,句式诙谐语带机锋,富有张力和画面感,读来引人入胜的同时,又回味悠长。在第一章对华筵中,神荼的自我介绍是这样的:酆都大帝做寿诞,我这个素来不喜过问世事,素来爱好常年守着自己一方桃都山的东方鬼帝,即便是有一万个不情不愿的小心思,也得力争排除万难,力争克服众多不该出现的小情绪,必须责无旁贷出现在寿诞现场,必须责无旁贷满脸堆笑的出现在寿诞现场,虽然话说回来,我今儿本来也就没有别的任务,本来的任务也就是要来给大帝祝寿贺诞的。读来,让人忍俊不禁,这个神荼大人实在太有意思了。

  微子辛将古风与玄幻这两种手法融汇在一起,以小博大,讲出了中国式故事。整部小说中,既有民间传说,又有佛经典义;既塑造出了颇具瑰丽玄幻色彩的阴曹地府,又塑造出了一众有血有肉的经典妖鬼人物形象;既刻画出一幕幕世间人性作祟的悲喜剧,又刻画了一个个寓意深刻的鲜活场景;既深度描绘了酆都鬼城的日常生活及妖鬼无常的处世为人,又全面展现了阴帅大人们日常断案的情景;既正面描写了泼皮幽默的诸多神鬼妖魔,又侧面烘托出鬼也与人一样,难逃宿命轮回中的爱恨情仇五阴炽盛。

  在第九十二章如是观中,神荼记忆中的楚江王素喜墨袍,没有阴气只有仙气,面如美玉发如长瀑,举手投足间皆是淡雅的疏离寡淡,清冷优雅又不失为仙的风范。他时时会到洛水旁来瞧神荼,一瞧便是几个时辰,他对她时常微笑,笑得婉约而矜持,笑得清规而不生分。他从洛水中捞她起来的时候说过:盛世幽昙,只于月下,绽放一刹。我若是带了你走,你主子丢了东西应该会不开心吧。

  神荼那时还不会化形,但还是抖着仅有的叶片,答了他一句:若是仙君肯要,也没甚么不妥。不过仙君可得护好了我,免得我家娘娘寻了去仙君要为难。这本是神荼闲来无事哄他说笑的一句玩笑话,却被他一根筋记了几百年。

  在本书的番外一树繁花 与君共中,时间和地点是一百年后京郊十里铺,贪玩又倔强的王爷顶风冒雪,来到一个面积忒小的茶楼,见到一个杏眼的姑娘,一身素衣身量丰腴,长眉一挑,问她:姑娘从哪里来?不知是不是个故人。姑娘微笑着回答道:相遇是缘,遇而不识也是缘,缘深缘浅一切随缘。王爷满头雾水,返回内城之后,念念不忘那个姑娘,就在仆人的陪伴下,带着三个描金攒花、装有好酒好菜的食屉,再次回到十里铺,细雪初歇云淡风轻,红彤彤的日头拨云而出,竟有了几分初春的暖意。

  同样的茶楼,同样的窄桌,同样素衣的姑娘,同样的琵琶。当王爷负手而立,踱到她的跟前轻咳一声时,姑娘闻声抬起眼帘,一双秀气的杏眼对准了他:王爷又来寻故人?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聊天,直到日薄西山。

  姑娘推开酒盏站起身福了几福:承蒙王爷厚意,小女子铭记在心,我住在离此不远的巷口,门上挂着赤金色昙花门环的那户便是。今日是年三十,府上想必摆下了团圆宴,我不敢留您,来日若得了闲暇还请登门一叙,我自当备下水酒以待佳客。

  在饮酒、聊天时,王爷惊奇地发现,姑娘面白如玉,丝毫不见醉态,他趁着醉意,正要伸手去碰她水色的唇,外面的炮竹声坏了他的好事,她却说道:各人有各人的命格簿子,许多事永远都甩不掉。

  由于王爷和姑娘都喜欢白昙,两人都宛如故人,思考前世里的交往,直到有了初吻,倏忽而去,脸颊上那点温热慢慢晕开,从颊上直暖到心尖,滚滚前尘种种痴缠,点点爱恨纷至杳来,如潮如浪拍得人阵阵晕眩。

  王爷突然记起了前世的她,她也记起了前世的他,顿时淡舒秀眉,一双杏眼里泪光灼灼,说出灼热的情语:你说过,我是你的,不管在哪里。我也说过,你一世不来我等一世,你十世不来我等十世,反正我总是你的。

  读者不难看出,王爷就是前世的楚江王,姑娘就是前世的神荼。《花事了之昙华现》中的名句隽隽恐尊空,此尘当何如,有两处出现,一是第五十七章生繁花中,完颜小公子即投胎的楚江王送给神荼一把素白面的折扇,作为定情信物,扇面写着那十个极美极赞的簪花小楷;二是第九十二章如是观中,神荼与楚江王在一起时,记起他题过隽隽恐尊空,此尘当何如这两句诗,终于理解了其中的含义,理解了他在酆都初次见到自己时的感受。

  正如微子辛所说,那一世,西湖岸边的香市,命定了她对他芳心暗许的初见,绿荫春初盛,陌上熏香晚,劫缘轮回,昙花一现;那一世,王府深墙的紫昙架下,暗香奇异青衣问卜的月夜,灼灼其华的滔天紫焰,命定了她与他同根而生的命运。命运可以轮回心却不可以轮回,忘不掉前世的情缘,忘不掉西湖岸边的香市,忘不掉昙花一现的幽然绽放,更忘不掉古典风雅的执扇公子。这一世,百鬼夜行庭上黄昏的酆都鬼城,他们倏然再相见。她是镇守桃都山的东方鬼帝,他是掌管第二殿的地府阴帅。高楼望断,紫陌红尘,花开彼岸,三世情缘。那些匆匆一世的欲言又止,那些回眸之间的长情缥缈,那些充盈着泪水的黯然神伤,无论是前尘旧事的错失我爱,无论是三世书上的悔恨诀别,曾经的爱都会随着一碗孟婆汤,而永远凝固在时光的洪流中。